3分28

                                                  3分28

                                                  来源:3分28
                                                  发稿时间:2020-05-29 05:59:18

                                                  李克强:过去我们说过,不搞大水漫灌,现在还是这样,但是特殊时期要有特殊的政策,我们叫做放水养鱼。没有足够的水,鱼是活不了的。但是如果泛滥了,就会形成泡沫,就会有人从中套利,鱼也养不成,还会有人浑水摸鱼。所以我们采取的措施要有针对性,也就是说要摸准脉下准药。不论是筹钱或者说钱从哪里来,用到哪里去,都要走新路。

                                                  此外,她还提出,目前传染病防控的体制机制中有一些不太衔接,比如疾控部门肩负着监测、预警传染病的职责,但它是一个事业性单位,遇到疫情要向上级层层汇报,却没有向当地政府汇报的权限。建议赋予疾控部门向政府报告传染病疫情的权限。

                                                  同时,王江滨还提出,传染病防控要关口前移。王江滨说,疫情期间虽然4万多名医务人员全力驰援武汉,但这实际上已经是疫情防控的最后一道防线。动员全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的联防联控机制,才是把传染病防控机制关口前移的重要举措。一个方面是发布传染病预警的主体要从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扩大到计划单列市、副省级城市,甚至地级市,为传染病的瞬息万变,以及分秒必争的防控赢得最宝贵的时间,并提高一定人口规模城市传染病防控工作的责任以及被问责机制。

                                                  李克强: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给世界经济造成了严重的冲击,可以说是史上罕见。最近不少主要国际组织都预测,今年全球经济的增长是负3%,甚至更多。中国经济已经深度融入世界经济,不可能置身之外。所以今年我们没有确定GDP增长的量化指标,这也是实事求是的。但是我们确定了保居民就业、基本民生、市场主体等“六保”的目标任务,这和GDP经济增长有直接的关系。经济增长不是不重要,我们这样做实际上也是让人民群众对经济增长有更直接的感受,使经济增长有更高的质量,发展还是解决中国一切问题的关键和基础。如果统算一下,实现了“六保”的任务,特别是前“三保”,我们就会实现今年中国经济正增长,而且要力争有一定的幅度,推动中国经济稳定前行。

                                                  “在过去的23年,中央和香港特区政府一直按照《宪法》及《基本法》管理香港内部事务,全面贯彻‘一国两制’原则。报告内有关香港特区的高度自治和香港巿民享有的合法权益和自由被蚕食的指控毫无根据,我们对此表示遗憾。”

                                                  李克强:这次规模性政策筹措的资金可以说分两大块,一块就是新增赤字和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共两万亿元。还有另外更大的一块,就是减免社保费,有的国家叫工薪税,动用失业保险结存,推动国有商业银行让利,自然垄断性企业降价,以降低企业的经营成本。这一块加起来比前一块,大概是它的两倍。而且我们是要推动这些资金用于保就业、民生和市场主体,支撑居民的收入。这和我们现在全部居民收入40多万亿的总盘子相比,它的比例是两位数以上。

                                                  李克强:你刚才说到有反映我们出台的政策规模低于预期,但是我也听到很多方面的反映,认为我们出台的规模性政策还是有力度的。应该说应对这场冲击,我们既要把握力度,还要把握时机。在新冠疫情蔓延的时候,我们也出台了一些政策,但是当时复工复产还在推进中,复业复市还受阻,一些政策下去不可能完全落地,很多人都待在家里。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积累了经验,正是根据前期的经验,也是判断当前的形势,我们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推出了一个规模性的政策举措,应该说是有力度的。

                                                  公报称,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是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的一个享有高度自治的地方行政区域。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的国家权力机关,根据国家《宪法》第31及62条,有权设立特别行政区,以及以法律规定在特别行政区内实行的制度。

                                                  发言人强调,“对包括美国在内的任何其他国家来说,国家安全立法均属于中央事权。全国人大通过建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决定),完全属于全国人大的权力范畴。透过防范、制止和惩治任何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等的行为和活动,以及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区内部事务的活动,将由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按照决定订立的国家安全法,将会令香港恢复稳定,并更有利于保障香港巿民的合法权益和自由,为香港的长远繁荣作出贡献。”

                                                  传染病防控关口应前移 传染病预警发布主体应扩大到副省级等城市